藏在电子竞技背后的赌场


电子竞技产业的蓬勃发展给经济带来新动力,但也成为赌博犯罪滋生的新领域。在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办理的一起开设赌场案件中,上线三个月的电竞赌博App在网络上迅速膨胀。经历了短暂的吸金后,何某、吴某等核心成员被抓获,他们的发财梦就此破灭,团伙70余人先后落网。截至目前,该案已有60余人因犯开设赌场罪而获刑。

面对办案检察官,被告人何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“创业史”:从学校毕业后,他曾就职于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,有着丰富的团队开发和网络项目运营经验。辞职后,他在发展得如火如荼的电竞市场中发现了商机,从2020年春开始筹谋开发一款提供电竞博彩业务的App。他拉拢到同样熟悉互联网运营的吴某、傅某等人,在浙江、海南分别注册公司,通过网络招聘的方式从各地招兵买马,一步步组建起了一个组织严密、分工明确的公司团队。

一切准备就绪后,2020年6月10日,“电竞小酒馆”App正式上线。App针对各种电竞赛事开设赔率,让玩家充值,对国内外各大电竞赛事按不同的赔率进行投注。从6月到9月,短短三个月的时间,这款App就吸引了7万人次参与,而何某的公司也因此吸收了3500余万元的赌资。

不久,公安机关发现了这款涉嫌赌博的App,随即立案侦查。2020年10月19日至22日,何某、吴某等几名核心成员纷纷到案,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同步提前介入引导侦查。

“销售做好了才有活路。”何某到案后接受讯问时说。办案检察官发现,该公司的销售人员一直通过各种社交媒体挖掘潜在玩家。

“你喜欢电竞吗?”据到案的一个玩家回忆,他一开始是在QQ上收到了陌生人的好友申请,身为一个电竞爱好者的他出于好奇加了对方好友,随即被拉入到一个聊天群,群内每天都会有人发布电竞比赛的信息,还介绍“电竞小酒馆”App的下注方法。点击群里提供的网址链接,就能注册“电竞小酒馆”App的账号。进入App能看到里面有四个模块,分别是“首页”“赛事”“预测”和“我的”,包含了英雄联盟、DOTA、王者荣耀等热门游戏的赛况信息。

其中,“预测”模块就是玩家下注的地方。玩家充值金额到账户内,系统会按照1∶1的比例自动兑换成相应数额的“水晶”“钻石”或者“金币”等“电竞小酒馆”App的虚拟币。玩家可以对各大电竞赛事比赛直播的结果按不同赔率进行下注,计算输赢后,会有专门工作人员协助玩家将赢取的“钻石”“金币”按照一定比率提现。然而,据玩家反映“大多数情况都是输”。

提前介入期间,办案检察官多次前往公安机关召开案件讨论会,从赌资如何提现等取证难点方面提出侦查意见。

经查,App中的“钻石”“水晶”等虚拟币可以通过两种渠道提现:第一种是App自带对赌小游戏“炸弹猫”,玩家将自己的“钻石”在小游戏中以认输的方式输给销售人员,销售人员以现金的方式返还给玩家;第二种则是点击App上加入的积分兑换链接,虚拟币可以兑换竞技积分,再用积分通过第三方“椰子商城”“嗨乐商城”等平台兑换商品,如购物卡或充值卡。

为什么不在App里直接开发提现渠道,而要设计如此大费周章的提现方式?办案检察官发现,这不过是何某的“障眼法”。

何某非常清楚“电竞小酒馆”App的赌博性质,利用第三方兑换平台和小游戏进行提现可以让变现渠道更为隐蔽,使App看起来更像一个普通的电竞游戏资讯平台和简单的游戏平台,他以为只要竞猜和提现在两个不同的平台就可以高枕无忧。经过办案检察官的释法说理,何某最后承认:“这个App是一个具有网络赌博性质的平台,我们提供变现的渠道是违法的。”

2020年10月开始,随着何某、吴某、傅某等运营团队负责人落网,运营团队其余成员70余人也陆续在浙江杭州、舟山和海南等地被抓获。

根据公司架构,这些犯罪嫌疑人分工各不相同,主要分为三类:技术类、客服类、销售类。面对人员众多、分工细化的庞大犯罪嫌疑人团伙,办案检察官在心中打了一个问号:除实际控制人何某等管理人之外,其余人主观上是否明知App的违法性质?

在案件办理过程中,这三类人员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辩解。为此,办案检察官多次召开案件讨论会,分析认为如何充值下注及兑换提现是“电竞小酒馆”App的核心问题,如果犯罪嫌疑人对于该App可以下注、开盘、提现的过程明知,就可认定其对赌博性质的明知。

办案检察官在证据审查和讯问中发现,销售人员一般都要帮助玩家下注、兑换积分、提现;客服人员比销售更加全面、完整地掌握公司的运转模式,因为他们要解答玩家提出的各种问题;而技术人员研发了软件页面和功能,且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均在公司工作至少一个月以上,对于软件的运营方式心中必然有数。

最终,通过办案检察官的释法说理,被告人均认罪认罚。办案检察官认为,何某等人以营利为目的,共同以“电竞小酒馆”App方式在网络上开设赌场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截至目前,经普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已有60余人因犯开设赌场罪获刑。9月1日,主犯何某被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,并处罚金10万元。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到两年八个月不等的刑罚,各并处4000元到5万元不等的罚金。目前,案件还在办理中。

电子竞技作为新兴比赛形式,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日渐广泛,受众多为年轻人。“电竞小酒馆”App三个月招揽7万人次参赌,其中不乏青少年玩家。本案中到案的部分玩家均受到了行政处罚,检察官在此提醒大家,提高防范意识,警惕披着游戏外衣的网络赌博陷阱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